首頁>文藝>民間文藝>資訊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首批成果發布

時間:2019年12月2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0

  編者按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重點實施項目之一。該工程由中國文聯牽頭組織實施,中國民協具體執行,主要任務是以客觀、科學、理性的態度,收集整理民間口頭文學作品及理論方面的原創文獻,編纂出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以下簡稱《大系》)大型文庫,完善中國口頭文學遺產數據庫,同時開展一系列以中國民間文學為主題的社會宣傳活動,促進全社會共同參與民間文學的發掘、傳播、保護,形成德在民間、藝在民間、文在民間的共識,推動民間文學知識普及與對外交流傳播。

  作為該工程的標志性成果,《大系》匯集全景式的記錄和多元的文化景觀,為新時代中國民間文學奉獻當代學人的思辨成果。涵蓋神話、史詩、傳說、故事、歌謠、長詩、說唱、小戲、諺語、謎語、俗語、理論12個類別的首批《大系》卷本優秀作品編纂成果的出版,凝結著專家的學術智慧與各地民間文藝工作者的田野實踐經驗。首批成果包括《大系》“神話·云南卷(一)”“史詩·黑龍江卷·伊瑪堪分卷”“傳說·吉林卷(一)”“故事·河南卷·平頂山分卷”“歌謠·四川卷·漢族分卷”“長詩·云南卷(一)”“說唱·遼寧卷(一)”“小戲·湖南卷·影戲分卷”“諺語·河北卷”“謎語·河南卷(一)”“俗語·江蘇卷(一)”“理論(2000-2018)·第一卷(總論)”。所收作品按照科學性、廣泛性、地域性、代表性的“四性”原則編選,皇皇12卷本,1200多萬字,300余幅圖片及音視頻資料。

  12月25日,中國文聯、《大系》出版工程領導小組將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大系》出版工程首批成果發布會,編者特邀約了上述類別民間文學的研究專家和學者,撰寫了系列文章,其內容涉及對民間文學不同體裁的概念和分類的界定,對其特征和語境的闡釋,對其審美品格和價值地位的分析與判定,對已有搜集整理和研究成果的梳理與歸納,對示范試點編纂收錄作品和文本結構的鑒別與評價,對當下民間文學傳承保護理念及研究利用空間的思考與審度,對其發展趨勢和文化向度的前瞻與探尋,并在此基礎上重申相應的編纂原則和工程的重大意義。

盛世修書大業 再現神話中國

——賀《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神話·云南卷(一)》出版

云南西疇,女子太陽節上唱誦《祭太陽古歌》

  中國是人口大國,也是文獻大國。盛世修書,歷來都是彰顯文化繁榮昌盛的時代標志。中國古代最有名的一次修書行動,就是清乾隆時期由皇帝主持的、300多位專家參與編撰的《欽定四庫全書》,簡稱《四庫全書》。以紀昀為首的學者班子花費13年時間編成規模空前的漢語文獻集成,分類按照經、史、子、集共四部劃分,共匯聚傳世的書籍3500多冊,近8億字。其局限是,無法體現中國的多民族文化,也不能對國土面積實現全覆蓋。新中國成立伊始,百廢待興,在毛澤東主席倡議下,于1950年成立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組織全國各省區市以縣為單位搜集民間口頭文學作品。改革開放后1984年啟動民間文學三套集成的編撰工作,隨后正式出版了省卷本。1987年,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更名為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2010年12月啟動的中國口頭文學遺產數字化工程,專家組到漢王公司參與工作三年多,其一期工程即錄入口頭文學作品近5000冊書(以三套集成的縣卷本為主),字數近9億,已經超過《四庫全書》的字數。這是一件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文化壯舉。如此大規模地呈現民間口頭文學的全景,在整個人類歷史上也是頭一次。2014年3月該工程第一期結項,形成TIF、PDF、TXT三種數據格式,制成檢索發布系統軟件,共計收錄神話8085篇、傳說111666篇、民間故事160373篇。《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設想和立項正是在此數據庫基礎上產生的。與此同時,中國口頭文學數字化工程的二期錄入,也在緊鑼密鼓地展開,各地新發現和新采錄的作品正在不斷加入。

  從中國口頭文學遺產數字化工程專家組到《大系》專家組,幾代學者薪火相傳,經過多年堅持不懈的嘗試和磨合,首創對中國民間文學總體把握和全景呈現的12類分類法:神話、史詩、傳說、故事、歌謠、長詩、說唱、小戲、諺語、謎語、俗語、民間文學理論。《神話卷》位居12類之首,其對整個民間文學的代表性意義不言自明。而《大系·神話·云南卷(一)》作為第一個完成編撰和出版的示范卷,能夠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2019年問世,算是一份及時的精神厚禮,也必將對日后其他各省卷的成書起到模范先導和體例引領的作用。

  《大系·神話·云南卷(一)》提供的寶貴編撰經驗,首先要肯定的就是嚴格按照《大系工作手冊》的專業規定,在全面調查和整理的基礎上,充分吸收當代民間文學研究新成果和新理念,按照科學性、廣泛性、地域性、代表性的“四性”原則,展開對神話作品的普查、搜集和篩選,并能夠在整編過程中貫徹執行對神話故事的統一分類原則。《云南卷》將本省20多個民族的293則神話作品,依次按照諸神神話、創世神話、人類起源神話、文化起源神話這四類進行編排,僅略去第五類“其他”。這樣就使得紛紜多樣的民間口傳神話,依照相對合理的內容劃分,以綱舉目張的系統方式呈現給讀者。萬事開頭難,有了《云南卷(一)》這樣凸顯多民族文化風采的神話集成樣本,其他各省區的工作就可以有標準體例的參照。

  《大系·神話·云南卷(一)》率先問世,對于我們從中華文明構成的多元一體視角,去重新體認“神話中國”的現實原貌,走出西學東漸以來新建構出來的有關“哲學中國”和“科學中國”之類外來話語誤區,提供出富有啟示性的生動教材。神話的最大特點就是講述神圣信仰支配下的故事。293則神話故事中,屬于第二類即“創世神話”的作品有100則,占全書的三分之一,包括納西族《創世紀》,彝族的《開天辟地》,苗族的《公雞叫太陽》《洪水滔天》《太陽月亮守天邊》,怒族的《高山和平地的由來》《依尼拴太陽》《天上為什么閃電雷響下雨》,普米族的《開天辟地》《太陽、月亮和星星》《土箭射日》,白族的《開天辟地》,傣族的《英叭開天辟地》,以及阿昌族的《遮帕麻與遮米麻》,傈僳族的《天地和人的來歷》,景頗族的《開天辟地》,布依族的《力嘎撐天》,德昂族的《天地的形成》《彩虹的形成》《天王地母》《五層天》,哈尼族的《茶葉先祖造天地》《摩天神造天地》《祖先魚上山》《查牛補天地》等等。這里一共呈現出十八個民族的創世想象景觀,對于從整體上認識中國創世神話,給出了豐富多樣的省卷標本。若放置在世界各民族創世神話的總體格局中來看,那也將是一大筆十分耀眼的珍貴財富。

  這些神話大多出于初民時代的原生態的想象,并且通過口耳相傳的方式一直留存到當今,具有透視民族精神和民間智慧的活化石一般的價值,也必然成為探討中國文化內部多樣性的極佳素材。對照在華夏文明漢族典籍中保留下來的創世神話,僅有《山海經》中的鴻蒙神話和三國時期見諸記載的盤古神話等個別案例。相形之下,多民族口傳文學的豐富性和原生態優勢,一目了然。這樣寶貴的民間幻想內容,對于我國方興未艾的文化創意產業特別是本土科幻創作,無疑會帶來豐厚無比的文化資源,并提供極大的創造助力。多民族的神話遺產在催生本土文化自覺方面的重要作用,也必將隨著大系的全面問世而得到日益清晰的顯現。

  葉舒憲(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教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神話”組組長)

伊瑪堪 大明珠

——評《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史詩·黑龍江卷·伊瑪堪分卷》

《大系》專家組在黑龍江調研赫哲族伊瑪堪 覃 奕 攝

  伊瑪堪堪稱“滿─通古斯語族英雄史詩群”中最耀眼的明珠,它是通過赫哲族世世代代用赫哲語講唱,并口耳相傳,主要歌頌主人公莫日根西征復仇或其他英雄業績的長篇薩滿敘事詩。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史詩·黑龍江卷·伊瑪堪分卷》作為第一批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史詩示范卷之一,是在黨和國家對以三大史詩為代表的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給予高度評價后的重大舉措。主編黃任遠及編委會成員精選了既具歷史意義又有文化藝術價值的14部文本,這些文本或為長篇或為短篇。它們由多位歌手演唱,其中13部為20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搶救采錄期成果,1部為20世紀30年代民族學家凌純聲采錄的伊瑪堪故事。

  《伊瑪堪分卷》主要有兩個特點,即文本的代表性、漁獵文化的傳承。

  最具代表性的文本 

  《伊瑪堪分卷》選擇的14部文本多為赫哲族世代傳承、流傳范圍較廣、較為經典的文本。凌純聲采錄的《木竹林》的故事母題與其他文本有相通之處,如獲得婚姻的方式、英雄可變形等。20世紀60年代,隋書金搜集記錄了《滿格木莫日根》《夏留秋莫日根》兩部史詩。上世紀80年代,馬名超帶領團隊先后做過兩次伊瑪堪調查,他們綜合新中國成立前后著錄和尚未發表的伊瑪堪作品,最后確認伊瑪堪應有28部,《希爾達魯莫日根》為流傳最廣、體量最大的文本,當時即有異文四五種,而多部文本只存篇名或片段。1979年至1987年間,黃任遠、王士媛、張嘉賓等學者搜集采錄多部伊瑪堪。對比來看,唯《沙倫莫日根》《吳呼薩莫日根》《希特莫日根》未曾記錄在冊,但其采錄過程完整,脈絡清晰,且有錄音資料存檔。

  伊瑪堪皆由赫哲語講唱,絕大多數搜集者不懂赫哲語,翻譯整理至關重要。翻譯或由講唱者承擔,或由懂赫哲語的當地文化人翻譯。曾經的翻譯者尤金良后來成為《希特莫日根》的重要傳承人。

  14部文本按類型來分,有文字采錄本、錄音整理本、憶述整理本3種。20世紀80年代以前,錄音設備尚未成為調查搜集伊瑪堪的必備品時,文字采錄本是其主要方式。錄音整理本為我們在《伊瑪堪分卷》所見的大多數伊瑪堪文本形式,而憶述整理本的代表為《希特莫日根》,因“尤金良幼時聽其大爺尤貴連唱過,特地憶述整理出來的”。

  伊瑪堪主要通過家族和社會傳承為主,大多有較為清晰的傳承脈絡。《伊瑪堪分卷》中吳進才、吳連貴、尤金良、尤樹林、畢張氏、盧明的文本各一部,葛德勝文本占了較大比例,為7部。葛德勝為著名伊瑪堪歌手,他出生于伊瑪堪說唱世家,父親葛雙印、母親葛畢氏以及伯父都會唱伊瑪堪,弟弟葛長勝、妹妹葛淑清、弟妹葛吳氏都會唱伊瑪堪,在這樣的環境熏陶下,葛德勝學會了10余部長篇伊瑪堪。葛德勝從古托力、葛雙印處習得《希爾達魯莫日根》的講唱,《香叟莫日根》則從葛畢氏、吳高利處傳承。吳進才從古托力處學習了《安徒莫日根》,《馬爾托莫日根》是三福瑪發教授給尤樹林的。《沙倫莫日根》《吳呼薩莫日根》則不清楚傳承脈絡。《吳呼薩莫日根》講述一位具有反抗意義的借糧英雄,其中兄弟結拜、莫日根比武等母題與其他文本相似,但相對簡略了。

  這些文本在當代傳承中仍受到極大的關注,傳承人或民眾樂于傳唱《希爾達魯莫日根》《木都力莫日根》《希特莫日根》,有的傳承人學會了片段或全部的文本。作為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履約的史詩文本,傳承人尤秀云完整地講唱了《希特莫日根》。

  漁獵文化的世代傳承 

  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伊瑪堪為“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件中,有這樣的說明,“伊瑪堪說唱有助于赫哲人的認同和凝聚,構成其歷史和價值觀的載體,并為之提供了連續感,在季節性勞作和節慶活動發揮著集體記憶、教育和娛樂的功能”。

  民間文學在中國各民族精神世界中有極為重要的作用。“民間文學印刻著中華民族獨特的文化記憶和審美風范,最鮮明地表現了廣大人民群眾的精神向往、道德準則和價值取向,充分彰顯了中國人的氣質、智慧、靈氣、想象力和創造力,是中華文化的亮麗瑰寶和鮮明標志。”而赫哲族伊瑪堪恰是其先民世代漁獵生活的極佳反映,文本中極好地保留了該民族古代部落時期的征戰、遷徙、社會、生活、民族、信仰,堪稱“北部亞洲漁獵文化的活化石”。

  目前,黑龍江省成立了6個伊瑪堪傳習所,尤文鳳、葛玉霞、吳明榮等6位國家級及省級代表性傳承人在傳習所教學,傳習人增加到200余人,伊瑪堪傳承人的說唱能力大幅提升,兩部完整大唱基本恢復。伊瑪堪進校園、進社區、進廣場、進軍營等活動開展得紅紅火火。美國俄亥俄州州立大學還把《希特莫日根》譯作英語作為大學生的課堂教材。

  當代絕大多數赫哲族依舊生活在祖輩世代居留之處,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依然與漁獵密切相關。在節慶活動尤其是“烏日貢”這樣的狂歡日中,講唱伊瑪堪、嫁令闊等民間文學樣式與其他文體娛樂已成慣例,共同構成赫哲族民眾集體記憶中最為珍貴的部分。

  因伊瑪堪搜集的持續性,資料比較完備,故而在《伊瑪堪分卷》中才得以詳盡介紹14部作品、采錄情況及發表情況,其他重要演述場景、重要民俗實踐和重要史料等。

  不足萬人的赫哲族傳承了漁獵文化的大傳統,編纂《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史詩·黑龍江卷·伊瑪堪分卷》,有重大的文化史意義,定當得到當世和后人的認可。

  高荷紅(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史詩”組專家)

犧牲與成就

——論《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傳說·吉林卷(一)》中的犧牲敘事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傳說·吉林卷(一)》是由中國文聯負責組織實施的《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民間傳說”卷的示范卷,由曹保明擔任主編,其中包含三百多則流傳在吉林省各地的人物傳說與風物傳說文本(含異文),涉及漢族、滿族、蒙古族、朝鮮族等多個民族,反映了吉林的社會歷史、地理環境、自然氣候與物產資源,表現了吉林各族民眾的生存智慧、生產經驗,以及他們的理想與信念、思想與情感等,是一筆珍貴的文化遺產。

  該書所選傳說文本涉及內容相當廣泛,但仔細分析會發現其中很多文本都表現了一種共同的道德理想——“犧牲自己,成就他人”,我們可以將這一類傳說文本稱為“犧牲敘事”。犧牲敘事尤其密集地出現在風物傳說類別下的山川傳說中。吉林境內多山水,著名的比如長白山、天池、松花江、鴨綠江、圖們江,當然還有更多的山水之名是我們這些外省人不熟悉的,它們共同構成了世代吉林民眾生息繁衍的家園。但無論多么秀美的山峰,多么清澈的河流,在生產力水平比較低下的時期,都可能成為吉林先民生產生活中的障礙。比如水患,比如山間猛獸。吉林先民曾想方設法與這些障礙進行斗爭,他們中一定產生了不少英雄人物,也一定存在很多犧牲,而記錄這些英雄事跡的口頭敘事在傳承過程中增加了諸多神奇的情節,逐漸演變為犧牲敘事。

  這一類傳說相當多,比如《老龍灣》《金線泉》《黑魚泡之一》《查干湖》《天池水和浮石》《避風石》《補天石》《雞冠砬子》《七星連珠嶺》等。在這些傳說中,都有一個或數個英勇無畏的主人公,他們為了鄉親父老,與自然災害或妖怪進行了艱苦的斗爭,雖然最終取得了勝利,卻也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以《老龍灣》為例,傳說這樣講述:龍灣一帶出現了一只傷害百姓的龍頭怪獸,三兄弟自告奮勇要為民除害。他們雖然英勇,卻難敵怪獸,在危難之際,他們受到人參仙女的幫助,戰勝了怪獸,自己也化身為三座山峰守護著故鄉的安寧。吉林傳說中集中出現這么多“犧牲自我,成就他人”的犧牲敘事,既與吉林多山多水的自然環境帶來的客觀生存困境有關,又與先民和困難抗爭的群體記憶有關,更是先民共同的道德理想的反映。

  犧牲敘事中反映的道德理想其實是對中華傳統道德理想的繼承。在早期神話與傳說中,我們隨處可見閃耀著人性光輝的偉大犧牲和奉獻,比如:女媧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采煉五色石以補蒼天;為了控制洪水,鯀盜取天帝的息壤而被處死;為了將民眾從茹毛飲血的狀態中解救出來,商伯冒險將火種帶到人間。這些神人、氏族領袖與氏族英雄們為了民眾和后代毫不遲疑地獻出了他們的生命,這種犧牲精神正是中華民族最重要、最高尚的道德理想之一。也正因為有了從盤古到鯀、禹等許許多多祖先的英勇犧牲和奉獻,才有了綿延幾千年的華夏文明和無數華夏兒女的生息繁衍。

  有意思的是,在吉林傳說中“犧牲自己,成就他人”的主角最后往往化身為山川,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比如《查干湖》的主人公查干少布為了拯救草原的旱災,吞下仙丹化身為湖泊;《天池水和浮石》的兩位主人公玉柱和天柱為長白山百姓挖出了天池,自己卻累死了,死后化為玉柱峰與天柱峰;《避風石》的主人公畢峰為了解決家鄉的風災化身為一塊避風石;《補天石》的主人公劉仁智為了鎮壓天池中為害的黑龍,化作了一塊石頭。除了化身為山川之外,還有主人公化身為動植物,如《鳳凰嶺》的主人公化身為鳥,《寒蔥嶺》的主人公化身為植物寒蔥,《母鹿梁子山》的主人公化身為鹿。

  這樣的情節似曾相識。《繹史》卷一引《五運歷年紀》載:“首生盤古,垂死化身。氣成風云,聲為雷霆,左眼為日,右眼為月,四肢五體為四極五岳,血液為江河,筋脈為地里,肌膚為田土,發訾為星辰,皮毛為草木,齒骨為金石,精髓為珠玉,汗流為雨澤。身之諸蟲,因風所感,化為黎氓。”盤古化身萬物之后,先民將自然萬物等同于盤古,由此產生了盤古崇拜。直到當代,還有不少地方的民眾存在這樣的盤古崇拜意識,他們認為晴天的出現是因為盤古爺高興,而陰天的出現則代表盤古爺生氣。在盤古身化萬物的情節中,我們不僅感受到了“犧牲自我,成就世界”的道德理想,更發現了早期樸素的“天人合一”觀念,即人與自然可以合而為一。

  早期樸素的天人合一觀念與后來哲學上的天人合一觀念不同,它是在原始萬物有靈觀念支配下的產物。而吉林傳說中主人公化身為山川、鳥獸的情節,其實是對樸素的天人合一觀念的繼承。當然,化身為自然物的情節在吉林傳說中的集中出現還有其特殊的地方性原因,比如以薩滿教為代表的較為原始的宗教信仰在吉林保存得較好。與后來天人合一的哲學觀念相比,早期樸素的天人合一觀念其實更可貴。天人合一,不僅意味著人和自然可以合二為一,更代表了人與自然是密不可分的一個整體,正如盤古開天辟地神話中所描述的那樣:與盤古從同一顆蛋里一同誕生的還有清氣和濁氣形成的天地自然。既然人與自然共同被孕育出來,那么人類更應當尊重自然、善待自然。

  也就是說,在犧牲敘事中實際上含有對兩種基本關系的思考:人與人的關系、人與自然的關系。在人與人的關系中,犧牲敘事認為應該“犧牲自我,成就他人”;而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中,犧牲敘事認為應該尊重自然、保護自然。以上兩種思考即使今天看來都是非常可貴和先進的。了解了前人的這兩種思考,我們也更能體會當前整理、出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的重要價值與意義。

  畢旭玲(作者系上海社會科學院文學所副研究員、《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傳說”組專家)

熠熠閃光的中原農耕文化明珠

——寫在《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故事·河南卷·平頂山分卷》出版之際

劉連生在講張大錘智斗鐵公雞的故事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故事·河南卷·平頂山分卷》(以下簡稱《平頂山故事卷》)出版了,這是《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首批問世的成果之一。它像一顆熠熠閃光的明珠,折射著中原農耕文化的原色與光變。

  作為中原農耕文化的“核心現場”,河南平頂山地區的民間故事蘊藏可謂種類繁多、資源豐富,是農耕文化及其口頭傳統想象、創生、講述、傳承的重要場域。《平頂山故事卷》依據《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的故事編纂體例擬定的故事遴選標準,按照科學性、廣泛性、地域性、代表性的“四性”原則,在現地普查和已有資料選編的基礎上,共收錄在平頂山地區廣泛傳播的近500篇民間故事。這些民間故事鄉土氣息濃郁,風格淳樸豪放,篇幅短小精悍,語言樸實簡潔,蘊含著獨特而鮮活的地方性知識,充溢著一方水土所滋育的民間文學生態之美。

  在20世紀80至90年代,我國民間故事的采錄、編纂與出版曾經有過一段空前的黃金時期。其時,實施了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故事、歌謠、諺語)的普查、采錄和編纂工作,各地的民間文學工作者深入田間地頭、村寨屯堡,采錄了大量民間故事作品,發現了近萬名民間故事講述家。這一浩大工程壯舉使得眾多民間故事文本及相關文獻得以面世和留存。

  在現代化浪潮沖擊下,傳統的民間故事講述語境已難復現,但在一些鄉村,我們卻仍然可以找到一些還在講述傳統故事的人,只是那些口口相傳沿襲至今的故事,情節內容雖大有意趣,但與故事文本相關的“上下文”卻難以為繼,致使一些當代聽眾在接收傳統故事時出現“隔閡”。

  從這一意義上看,《平頂山故事卷》可以說是一部現代意義上的故事選編重述本。其立足中原農耕文化民間敘事的歷史流變與地域文化特點,梳理了民間故事在不同歷史語境中的含義,打破以往對“民間故事”在文本、題材、講述、傳承等方面的某些“惰性知識”,將特定的中原場域的民間故事放置于一個更廣闊的、更具發展性的當代社會語境中予以呈現。

  本卷編纂和以往故事專輯的不同之處在于:不僅是編選民間故事的文本,更特別注意故事要素的匯集和故事流傳背景的介紹,每篇故事基本上都有講述者和采錄者的名字及其簡歷,大部分有采錄時間與地點,有的在附記中還有采錄時的場景介紹以及收入該卷時的出處。此舉無疑為中國民間傳統文化的研究留下了具有科學性、廣泛性、地域性和代表性的文獻。

  由于此次《大系》出版工程在編纂內容的學術性方面有較高的要求,《平頂山故事卷》在內容、類目設計上并沒有將編纂主體局限于文本整理,而是力圖在對文本進行系統整理之后充分提煉其所蘊藏的“文本形態特征”。《平頂山故事卷》在編纂中盡力彰顯科學性、廣泛性、地域性、代表性的新時代特色,文本的內容包括彩色插頁、平頂山地區示意圖、目錄、前言、凡例、本地常用方言檢索表、本地故事講述者簡介、本地故事采錄者、整理者簡介、平頂山地區出版故事圖書和故事資料本圖錄、未收錄故事目錄、本地常見故事類型分布圖、本地常見故事類型索引、本地與故事有關的重大事項、講故事視頻和音頻等內容。特別是對部分故事還附有二維碼,讀者閱讀時只要以手機掃描二維碼,便可瀏覽該故事相關的視頻與音頻。可以說,《平頂山故事卷》在選編、分類、體例等方面都較好體現了《大系》的編纂原則。

  平頂山的故事,無論是生活故事還是幻想故事,都有其顯著的傳承特點。為方便表述和呈現,《平頂山故事卷》將民間故事分為兩大類:一為生活故事,一為幻想故事,大類之下又根據本地故事特點細分出多個小類,并致力于突顯故事的地域特色。例如,在生活故事里,突出了富有平頂山特色的戲迷故事、歪才子故事;在幻想故事中,突出了富有農耕文化特色的“王小兒的故事”“異類婚姻故事”。

  戲迷故事是《平頂山故事卷》的一大亮點。古往今來,平頂山地區民眾癡迷于地方戲劇、曲藝,民間有深厚的戲劇、曲藝土壤。汝州是河南曲劇的發祥地;魯山縣劇團曾獨樹一幟,在河南省會鄭州演出時,曾出現一票難求之盛況;平頂山市寶豐縣曾被中國曲協命名為“中國曲藝之鄉”,此地的馬街書會傳承了700余年;平頂山市曾被國家有關機構命名為“中國曲藝城”,在此舉辦過兩屆中國曲藝節;而當地的戲劇、曲藝演藝界也出現多位名角,多次有演員斬獲中國曲藝“牡丹獎”和中國文化藝術政府獎“群星獎”。正是上述這一獨特背景,遂使當地孕生了無數的名角和戲迷故事。

  機智人物故事是民間故事中膾炙人口、長盛不衰的類別。這類故事在長期的傳承過程中,對故事主人公的塑造都呈現出“箭垛式”特點,即日常生活中普通人的聰明和智慧,都被集中于故事中特有的人物身上。《平頂山故事卷》中收錄有一個宋三才子的故事。故事中的宋三才子便是一個“箭垛”,已成為中原一帶機智人物的化身,充分反映出中原區域民眾尚智崇慧、心胸豁達、性格開朗的特點,是平頂山區域民眾文化性格的映現。

  作為中原農耕文化的地緣坐標,平頂山地區流傳的幻想故事中,最具特色的當數“王小兒”的故事。其實,在我國數千年農耕文化的口頭敘事中,“王小兒”早已成為具有普遍共識的文化符號。“王小兒”是農耕文明的產物,是農耕民眾的化身與隱喻,他身上所具有的憨厚、純樸、善良是中原農耕民眾的共性特點,《平頂山故事卷》將一組“王小兒”的故事單列成類,凸顯了中原農耕民眾的審美情趣、道德取向和理想追求,濃化了本卷的農耕文化屬性意味。

  《平頂山故事卷》整合了中原文化本土經驗和《大系》編纂的意義訴求,開掘了民間故事文本的文化內涵,呈現了長時段歷史中中原農耕民眾的情感體驗和思想邏輯。這些故事深處隱藏著的民眾經驗和智慧,故事情節趣味中寓含的人生哲理,都將引領我們理解民間故事,發現故事的現代價值,重新審視民間,觸摸日常生活中普通民眾的心靈律動。民間故事的魅力在于將過去與現在有機地聯系在一起,無論社會如何發展,世事如何變遷,隱藏在民間故事里的人類社會歷史、文化風情、心靈律動,都將是恒久的存在。這也是《平頂山故事卷》出版令我們省思的意義所在。

  江 帆(作者系遼寧大學文學院教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民間故事”組副組長)

川謠言心聲,川歌傳真情

——評《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歌謠·四川卷·漢族分卷》

中國(米易)首屆全國民間情歌大會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歌謠·四川卷》的編纂工作自2018年6月在重慶秀山啟動以來,經過一年半時間的不懈努力,幾易其稿,多次增刪,優中選優,層層研審,現在終于面世了。這是《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歌謠》的示范卷,也是歌謠的首卷。我謹代表歌謠卷專家組向辛勤編纂、嚴謹工作的四川民間文藝工作者表示誠摯敬意!

  四川是文化的大省,也是歌謠的大省,既有無限豐富、歷史悠久的漢族歌謠,也有藏、彝、羌等多個兄弟民族的歌謠,為此四川歌謠卷分別編輯了漢族歌謠分卷和民族歌謠分卷。本次出版的是漢族分卷,主要收錄了四川地區的漢族民間歌謠。按照出版《大系》的范例,本卷分勞動歌謠、生活歌謠、愛情歌謠、時政歌謠、儀式歌謠和兒童歌謠六大類,基本實現了四川地域全覆蓋。在具體作品的選編上,則選編了具有地區代表性、流傳久遠、傳播度廣、認知度高的作品,選入能夠真切地反映四川民間生活各個方面的作品。

  四川臨江環山,地形多樣,既有“天府之國”的成都平原,麥浪滾滾稻米金黃,山花爛漫,茶葉飄香,也有川江渡船,岷江波浪。因此勞動歌中,既有栽秧歌、薅秧調、薅秧鑼鼓,也有川江號子,更有川味濃郁的采茶歌和刺繡曲。在儀式歌類別中,既有喜悅加嚴肅的建房歌,也有貌似神秘的訣術歌,更有姑娘離家的哭嫁歌和老人做壽的壽誕歌。在生活歌中,既有舊時代的苦情歌、乞丐謠和長工嘆,也有新中國成立后的激情謠和新生活歌,乃至理想歌、詼諧謠。總之,通覽全書,讀者會認同四川歌謠是激情,是詰問,是認知,是兒童的成長曲,是夫妻的離別情,是蜀山蜀水的交響曲,是峨嵋與錦江的對答謠,是千百年來川人的心語。

  作為示范卷,本卷在編選原則上,體現了《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的規范和要求。本著民間歌謠可歌可謠的真實,對應《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的特定范疇,以歌謠為主,輔以民歌,歌與謠的比例為1比5。民歌則帶有樂譜,同一樂譜如果歌詞較多,最多選入三種不同歌詞,尊重和體現了一地民歌小調往往一調多詞的習俗。在體例上歌謠和民歌混編,按照類目編入,先謠后歌。版本為16開雙排,頁數與其他卷頁數略等。在內容來源上主要參考了省、縣、鄉卷已有的歌謠集成,輔以近幾年發現和采錄的優秀作品,配以歌手演唱現場照和歌手的照片,并且附有一定量的錄像資料,不僅圖文并茂,更是實現了立體性和科學性。

  川謠用川語,川歌有川音。本卷體現著原始的地方的真實性的同時,也注意到普通話傳播的現實需要,書中通過數量不等的注釋,解決了歌詞中的問題,對方言和俚語以及當地特有的詞匯和用語進行了說明。同時,在每一類別前面,對不同的類別做出了定義,對首次出現的概念、術語加以簡要介紹,具有學術分類的嚴謹性。歌譜規范統一,避免了重復類似。最后通過附記,對采錄時間、地點和說唱者表述完整、規范統一,體現了編纂者對讀者的耐心和責任,起到了示范卷應有的示范意義。正所謂,川謠言心聲,川歌傳真情,川軍做表率,后續更專精!

  劉曄原(作者系中國傳媒大學教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歌謠”組組長)

唱響古老的歌聲,光芒四射到遠方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長詩·云南卷(一)》讀后感

傣族歌手康朗甩

  民間長詩的生成至少需要三個條件:一是悠久的民歌演唱傳統。只有長期的演唱才能積累大量各種類型的短山歌,形成豐富的“程式”,歌者在演唱的實踐中得到鍛煉,編創技巧不斷提升,為長詩的產生奠定堅實的基礎。二是客觀的需求。有一些特定場合需要較長時間的演唱,如在鄂西南、鄂西北、湘西北的一些重要民俗活動中,歌師需要通宵達旦演唱,再比如湘西的薅草鑼鼓歌師需要連續幾天演唱,吳語地區“山歌班”的歌手們需要從早唱到晚,一般的短山歌難以應付,促使歌手編創長詩。三是優秀的歌手。一般的歌者雖然能夠傳唱但缺乏編創能力,只有那些優秀的歌手才能將短山歌“拉長”或者根據民間故事、戲曲故事的情節改編為韻文體長詩。云南的許多民族都符合這三個條件,而且還有更深厚的長歌表現青年男女婚姻愛情生活及相關民族風俗、信仰和審美理想的傳統,因此產生了大量的民間長詩。新近出版的《中國民間文學大系·長詩·云南卷(一)》經過眾多編纂者的共同努力,很好地反映了云南省民間長詩蘊藏量豐富、精品佳作多、地域特色顯著的特點。

  據該書《后記》介紹,初選時匯集了云南22個民族的172部長詩,約900余萬字。本書僅是編選了彝族、白族、哈尼族、傣族、壯族、苗族、傈僳族、拉祜族、納西族、瑤族、藏族、基諾族等12個民族的30部反映婚姻愛情的敘事長詩,可見蘊藏量之豐富。

  在這30部長詩中,我們可以發現許多在國內外產生過重大影響的作品,如傣族的《召樹屯》《娥并與桑洛》、彝族的《阿詩瑪》《線秀》、瑤族《桑妹與西郎》、壯族的《幽騷》、哈尼族的《不愿出嫁的姑娘》等等,它們都已成為文學史上的經典,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也體現了《大系》作為新時代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國家級重點工程應有的品性。

  本書作為《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示范卷,編纂者在作品的遴選和補充相關資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其中在地域特色的凸顯方面用功最勤。除了體現當地各民族的生活、生產內容外,大多保留了當地的方言土語,如《娥并與桑洛》中的“混何罕”(國王)、“趕擺”(傣族的一種集會形式,類似于漢族的趕街)、“沙鐵”(因商致富的大富翁)、“奘房”(佛寺),并一一作了注解。同時對各民族的一些特定風俗以注釋的形式作了說明,如《阿詩瑪》中的“公房”:撒尼青年在十二歲以后到結婚前都到公房集中住宿。小姑娘住的叫女公房,小伙子住的叫男公房。每晚青年男女可以在公房中唱調子,吹笛子,彈三弦,拉二胡,盡情歡樂。公房是他們談情說愛的場所。對《召樹屯》中的“情人不會吐掉嘴里的檳榔”作了如下解釋:傣族青年男女戀愛時,常用檳榔來款待情人,認為吃了檳榔的人不能變心。對于《娥并與桑洛》中“只要桑洛到了我家,我馬上搬凳子給他坐下”的歌句,用傣族特有的習俗作了解釋:“姑娘們喜愛的小伙子來了,便搬最好的凳子給他坐;如果姑娘討厭這個小伙子,便搬一個壞凳子或者根本不給他凳子坐”,對該句的理解也有了特殊的意義;《不愿出嫁的姑娘》中有“我垂辮的日子過去了,今后要盤辮在頭頂了;我系粉紅圍腰的日子過去了,今后要系深色的藍圍腰了”的句子,不了解哈尼族的習俗,就較難理解,通過介紹該習俗,讀者一目了然:“婦女未婚和已婚,在發型和服飾上有明顯區別。有的以垂辮和盤髻區分,也有的以單辮和雙辮區分,以及以系裙的高低分和以圍腰的顏色分等等。”凡此等等,不勝枚舉。

  這30部作品,都是編選自已出版的書籍,有的是上世紀50年代已發表的作品,有的是上世紀90年代整理的作品,時間跨度大。對此,編纂者作了盡可能的校正,如修改錯別字、語法錯誤、資料錯誤、知識性錯誤等,使作品的質量得到了較大的提升。

  當然,從更高的要求來看,本卷也還存在著些許瑕疵。作為科學的民間文學作品搜集整理,除了作品內容保持忠實記錄、慎重整理外,還應具備演唱者、記錄整理者、翻譯者、搜集地點、搜集時間等必備要素。但因選錄的有些作品,缺少演唱者的確切信息,且多以佚名出現,如《召樹屯》《娥并與桑洛》《線秀》《紅昭和饒覺席那》《月亮銀兒子與太陽金姑娘》《不愿出嫁的姑娘》《斯瑪珍與禾天木》《蜂蠟燈》《則谷阿列與依妮》《洛奇洛耶與扎斯扎依》《逃婚調》《重逢調》《魯巴林與都荻鶯》等等,均是如此。這固然與這些作品搜集整理的年代較早,大部分歌者、搜集整理者都已去世,補齊資料難度較大有關,但也說明本次補充調查還有待深入。有些作品的演唱者是可以通過文獻資料的搜集和口頭訪談而添加的。例如《游悲》的《后記》(原載于《民間文學》1962年第4期)中明確記載:“這篇《游悲》主要根據納西族女歌手和順良和著名男歌手和錫典的口頭演唱材料整理成,同時也參考了維西、中甸地區的‘游悲’記錄和東巴經中的‘初布游布’。”《洛奇洛耶與扎斯扎依》的《后記》中也記載:“工作組一行四人于4月29日到達距縣城約二十公里的雙龍公社會亮大隊,第二天就從附近老虎寨請來了當時唯一一位能唱全這個故事的老歌手白楊才老人。從4月30日晚開始,白大爹就坐在火塘邊,懷抱只有三根弦子的‘牛腿琴’,用他那干澀、沙啞的嗓音連續不斷地唱了三天三夜……由于白大爹已七十六歲,身體不好,用他當時的話說:‘我已活不長了,就統統唱給你們算了。你們記下來,傳下去。’”這些文獻都透露了演唱者的情形,如果深入挖掘是可以打撈到更豐富有價值的信息的。

  希望這些瑕疵能在《中國民間文學大系·長詩·云南卷(二)》中得到完善,使熠熠生輝的云南民間長詩更加光彩照人。

  鄭土有(作者系復旦大學教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民間長詩”組副組長)

“范本”的價值

——讀《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說唱·遼寧卷(一)》有感

 

 

中國北方說唱交流大會

  “可喜可賀,可敬可贊,可讀可演,可圈可點。”看到《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說唱·遼寧卷(一)》(以下簡稱《遼寧卷(一)》)的正式出版,第一時間向它的主編崔凱表達了這樣的心里話。這,既來自我對編纂者的真誠敬意,亦源于我對這卷書的一腔熱愛。編纂、出版這樣一卷具備經典品質的書談何容易?我透過它首先看到的是一群對中國民間說唱文學懷有真摯情感與責任擔當、有深入研究的科學方法與十分嚴謹的治學態度、有真知灼見與獨到見解、“不吃現成飯,不怕費周折”而令人欽佩不已的遼寧人。在浩如煙海的中國民間說唱文學寶庫中,地處東北的遼寧絕對不是可有可無,而是舉足輕重的重要組成部分。二人轉、東北大鼓、子弟書、蓮花落、太平鼓、相聲、評書、西河大鼓等說唱形式或者起源、發祥于遼寧,或者被遼寧百姓喜聞樂見而逐漸流行于東北乃至全國。從這樣的視角看,《遼寧卷(一)》的首先出版,顯然給正在緊鑼密鼓編纂中的全國其他省卷起到了示范、樣板與推動的作用。筆者打開卷本,便被其吸引,以至于愛不釋手、感慨萬千——

  情感樸實。《遼寧卷(一)》讓我透過它的文字,愈發清醒地認識到:樸實、樸素的情感,是維系中國民間說唱文學之生命繁衍數千載的根基。當在其中看到《哪吒鬧海》《長坂坡》《野豬林》《劈山救母》這些耳熟能詳的故事名字時,猶如陣陣春風撲面而來,溫馨之感油然而生。我們中國人有幾個不是聆聽著它們,吸吮著這些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豐富營養而長大成材的呢?“離開了麥子地就斷了琴弦”,這是民間說唱的一句藝諺。《遼寧卷(一)》帶給我的最大感受是:民間說唱文學與平民百姓欣賞情趣之間是一種“不隔語不隔音,最要緊的是不隔心”的情緣。

  語言生動。情感決定了方向與目標的選擇,而方向、目標則決定了這卷書編纂者的態度及其方法。《遼寧卷(一)》告訴我:語言只有生動、鮮活,才能被它的基本受眾——大眾百姓所喜愛。“腔無新舊,悅耳為上”,只有被觀眾開心地接受,民間說唱藝人才可以收獲到自己的開心。比方東北大鼓《鳳儀亭》的開場:“三國紛紛起征塵,龍爭虎斗變乾坤。漢獻帝為君多軟弱,朝出董卓老奸臣……”四句樸實無華的唱詞,不但把時間、環境、人物敘述得明明白白,且還讓我們感受到了淳樸率真的“東北風”。這種說唱文學的重要特征,在《遼寧卷(一)》中俯拾即是。它讓我聯想到,有些曾經被“文人”整理、改編的作品,為了強調、凸顯所謂的“文學色彩”,很多都失去了民間口頭文學的這種基本特性。顯然,《遼寧卷(一)》在編纂中注重其大眾性、鮮活性、趣味性特色的“回歸”,于是我們才欣喜地看到相關藝人口述文本及他們演出音頻與視頻的資料。

  個性鮮明。看罷《遼寧卷(一)》,愈發認識到說唱文學“鄉情鄉音”的個性,它富有極強的地域文化色彩。比方說,相聲雖是發源于北京、天津一帶的說唱藝術形式,但流行到了東北遼寧便發生了一些變化。這次被收入其卷本的《邪批三國》,是沈陽已故相聲藝術家王志民的演出版本,它與天津相聲藝術家蘇文茂演出的《歪批三國》,結構、語言等皆有比較大的差異。讀它,讓我再次領略到藝人因地而異“把點開活”與“一遍拆洗一遍新”的獨有智慧與魅力。說唱文學的最大價值,是娛樂功能與教化功能的協調、統一,所以素有“老百姓開心鑰匙”的美譽。由此,其結構、情節大多都具備“四兩撥千斤”的巧妙,能像鑰匙開門一般打開聽書人的心靈。《遼寧卷(一)》凸顯出了說唱文學將“說什么與怎么說”“有意義和有意思”充分融合的鮮活特色。

  價值不菲。一邊閱讀《遼寧卷(一)》,一邊隨手寫下讀后感:可讀、可演、可研、可傳……入選篇章無不情感樸實、言之有物、韻味雋永,情節生動鮮活且引人入勝,處處散發著東北遼寧黑土地的芳香。不管散文體還是韻文體,所讀的作品無一不彰顯著它們皆是遼寧民間藝人在說唱做藝、傳承實踐過程中之“傳本”的鮮明特色。其中除了許多人們喜聞樂見的經典之作之外,還看得出編纂者的用心良苦,以至于站在保護和搶救民間文化遺產的立場上,整理、收錄了瀕于失傳之作,旨在方便對遼寧地域文化、說唱文學有研究興致的人研究、參考。在韻文體作品里讀到子弟書《艷紅柳》時,為了給研究者與后人提供閱讀、演出、傳播的便利,編纂者竟在兩頁多點的唱詞背后加了41條注釋,之后還對唱詞提供者韓小窗作了詳盡的介紹。編纂者的“用心”由此可見一斑。

  閱讀時寫下了四句話留給自己:好的民間說唱文學一定是通俗故事的演繹而非空洞概念的灌輸;好的民間說唱文學一定是永恒價值的弘揚而非曇花一現的表現;好的民間說唱文學一定是深刻人性的揭示而非膚淺情節的敘述;好的民間說唱文學一定是典型形象的塑造而非人物事件的羅列。

  德國哲學家加達默爾說:“進行理解的人必須要有卓越的寬廣視界。獲得一個視域,這總是意味著,我們學會了超出近在咫尺的東西去觀看……是為了在一個更大的整體中按照一個更正確的尺度去更好地觀看這種東西。”讀《遼寧卷(一)》時在想:編纂者肯定是一群富有開闊“視域”的人。

  孫立生(作者系山東省曲藝家協會名譽主席、一級編劇,《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說唱”組專家) 

具有搶救性保護意義的學術之作

——讀《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小戲·湖南卷·影戲分卷》有感

江南民間小戲交流會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小戲·湖南卷·影戲分卷》(以下簡稱《影戲分卷》)已由中國文聯出版社正式出版。作為《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小戲卷》(以下簡稱《小戲卷》)的示范卷,《影戲分卷》的出版無論是對于《小戲卷》而言,還是對于民間戲劇的學術研究來說,都具有非凡的價值與意義。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以下簡稱《大系》)除了包含神話、史詩、傳說、故事、歌謠、諺語等民間口頭文學樣式,也將民間小戲作為一個主要門類納入收集出版的范疇,這是具有學術眼光的,也是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背景下的一項重要實踐工作。其價值與意義便在于,《大系》出版工程的實施與完成將大大拓展20世紀80年代實施的“民間文學三套集成”的收集整理范圍,尤其是民間小戲、民間說唱的納入,真正完成了以俗文學為全景學術視野的民間口頭文學樣式的全覆蓋。這不僅將有助于學界較為全面地收集整理民間小戲的文本遺存,也將進一步推動學界對民間戲曲,特別是民間小戲獨特審美品格、文化價值的認識理解與觀念轉變。

  為了更好地編輯出版好《小戲卷》,專家組在編輯體例及原則等頂層設計階段就一直在討論研究如何選擇、如何收集、如何整理民間小戲劇目文本等關鍵問題。專家組一致認為其核心要義在于,所選擇、收集、整理的民間小戲劇目既要考慮到民間口頭文學的特質,又要顧及民間小戲作為舞臺表演藝術的本質;既要展現民間小戲現存劇目文本的整體面貌,又有收集整理出版總量上的控制。基于以上的要求,專家組經過數次的討論溝通,最終確立了《小戲卷》的編纂原則,即在全面調查和整理的基礎上,充分吸收當代民間戲曲研究的新成果、新理念,按照規范性、廣泛性、搶救優先性、代表性的原則,搜集民間小戲文本、編選作品。

  《影戲分卷》無論是在體例的編排上,還是在內容的學術性上,都比較契合《小戲卷》所制定的編纂原則和理念,因而被確定為整個《小戲卷》編輯出版的示范卷,以期成為《小戲卷》其他省市分卷編輯整理的具體范本。

  《影戲分卷》設置了前言及正文三篇。其中前言以近兩萬字篇幅梳理了湖南戲曲的發展歷史;正文第一篇是“湖南影戲概說”,以20萬字的篇幅,分歷史與發展、劇本形態與劇目題材、影偶及雕制工藝、戲班、戲臺、表演、演出習俗等7個專題,對湖南影戲做了全面、詳實、深入的介紹;第二篇“劇本”,是本卷的主體,近百萬字,又分“完整本”和“混合本”兩大類收錄,其中“完整本”收錄“儀式性戲劇”劇本29個,其他“非儀式性劇本”95個(含本戲、折子戲),“混合本”11個;第三篇是20余萬字的“附錄”部分,包含湖南影戲分布情況簡表、湖南影戲劇目簡況、“鐵詞”(分“引”與“開場白”、特殊情景唱段、特殊情景片段三部分)、傳承人傳抄劇目劇本簡況表、代表性傳承人小傳、湖南影人圖例、湖南影戲研究成果目錄索引7個方面的信息及部分視頻資料。

  前言部分完成湖南地區戲曲發展概貌;概說部分分專題詳細介紹湖南影戲的藝術源流與藝術本體特征;劇本部分分類收錄主要劇目劇本;附錄部分收錄主體內容以外的參考性或補充性資料。整卷在框架體例上的安排,內容全面卻主次分明、詳略得當。概說部分介紹內容詳實,完全可以視為獨立的一部湖南影戲專著,體現出了該卷主編及編撰工作團隊深厚的學術功底和長期的學術準備。本卷主體的劇本部分,主要采集來源渠道有:1.傳承人提供的演出本或收藏本;2.明確標明為湖南某地影戲公開出版的劇本,如《平江皮影戲》等書中收錄的劇本;3.影戲傳承人雖然沒有提供劇本,但其明確指出某地方戲中某劇本是其演出本。同時在收集過程中所獲得的其他文字、視頻等相關資料信息都以附錄的形式加以呈現。這種盡力發掘民間戲劇劇本遺存、遺產的方式,將充分保證《小戲卷》在劇本收集整理方面的學術創新與學術含量。

  隨著《小戲卷》示范卷《影戲分卷》的出版,我們期待其示范效應能廣而推之,那么《小戲卷》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理念也將隨之得到彰顯。同時我們也相信,以民間小戲為代表的民間口頭文學,隨著《大系》的相繼出版,將會涌現出諸多的學術增長點,《大系》文庫嘉惠學林之功在不遠的未來必將得以充分顯現。

  毛 忠(作者系梅蘭芳紀念館梅蘭芳研究中心主任助理、《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民間小戲”組副組長) 

精益求精志“野語” 傳承創新立鴻篇

——評《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諺語·河北卷》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諺語·河北卷》(以下簡稱《諺語·河北卷》),經過河北省編委會兩年艱苦的努力,已正式出版,并成為之后各省卷本和分卷本編寫的良好示范和重要參照。

  本次《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的編寫工作,與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三套集成”(即《中國民間故事集成》《中國歌謠集成》《中國諺語集成》)的編寫工作一脈相承。“三套集成”的編纂工作將中國民間文學界全體動員起來,取得了極大的成就,在后來被稱為“中國民間文學的文化長城”。以《中國諺語集成·河北卷》(以下簡稱《河北諺語集成》)的編纂工作為例,當年的普查工作覆蓋了河北省140多個縣,搜集了近百萬條諺語,工程浩大、涉及面廣,充分包容了河北省境內流傳的各類古今諺語。但由于篇幅所限,最后能被普通讀者見到的只是省卷本中所選入的兩萬多條。而且,限于當時的體例,這些諺語大都只以詞條的形式被記錄,缺乏與語言運用相關的背景及意涵的介紹。這些現象在其他省份的編纂工作中也同樣存在,是普遍性的問題。

  隨著民間文學的學術開拓和人們對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認識加深,以上這些問題需要在今天《諺語·河北卷》的編纂中得到修正。在《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工作手冊》(以下簡稱《工作手冊》)中,還給這項編纂工作進一步增加了傳承優秀中國傳統文化、保護文化遺產、推進中小學中華優秀文化教育以及促進學術研究的任務。在本書中,我們欣喜地看到,這些創新的理念得到了明顯貫徹。

  《河北諺語集成》出版于1992年,距現在已有近30年的時間。這些年里,諺語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在《工作手冊》中,就根據最新的學術研究成果,提供了自然諺語、農諺、行業諺語等八大類別。而《河北諺語集成》曾將收錄諺語分為事理諺、修養諺、社交諺等十大類。《諺語·河北卷》吸收了兩種分類標準的長處,在繼續保留“十大類別”數量的同時,把原來的工商諺調整為行業諺,同時根據諺語在民眾實際生活中所發揮的重要性,在順序和數量方面對內容進行了調整,分為風土、自然、農副、行業、文教、事理、修養、社交、時政、生活等10類。

  在編寫《河北諺語集成》時,編著者曾經有這樣的認識:河北屬于北方方言區,語言接近普通話。因此,大多數諺條未加注釋。即便有注釋,也只是做了簡單說明。但是隨著民間文學研究的深入,學術界逐漸認識到,諺語在講述環境中不是孤立和單一的,它在語境中既有強烈的說理性功能,也和其他口頭文學體裁存在著互文性。《工作手冊》就指出:“諺語不僅是一種文學的形式,而且還是一種綜合的、活的文化現象,必須在具體的語境也即應用中才能體現出其意義的完整性……在對諺語作品進行收錄和編纂的過程中,也應該注意說明它在口頭或書面交流過程中的應用情況。”因而《諺語·河北卷》逐條作了注解。如風土諺中的“城縣”編記載有關于保定城區方域的諺語:“南有荊,北有丁,東有三羊不吃草,西有二雞不打鳴”。這則諺語如果不交代它的意指和語境,對于不在保定居住的讀者就很難理解。《河北諺語集成》考慮到了這個問題,但僅對“荊”“丁”“羊”“雞”的意指作了說明,而《諺語·河北卷》則作了更為詳盡的介紹。如“南有荊”指保定古城墻南段布滿了荊條:“傳說,當年保定南城墻交由易縣百姓修筑,但清苑縣(保定近郊縣)不讓用土,于是易縣百姓就用毛驢從易縣運土。因運來的土中夾雜有荊條根,筑成墻后就長出了荊條。”“北有丁”指北段城墻有修城時留下的“丁”字狀標記;“三羊”“二雞”指保定市郊外帶“陽”(諧音“羊”)字和帶“汲”(諧音“雞”)字的幾個村莊。增補與這則諺語相關的傳說,既能使讀者了解保定古城的布局,也在某種程度上保留了保定建城的歷史記憶,同時亦有利于“保定古城墻”這一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保護工作的開展。

  《諺語·河北卷》對詞條的解釋突出了地方特色,如在風土諺的“物產”和行業諺的“工交”類中,就介紹了與河北歷史上邢窯、定窯、磁州窯、恒州窯四大古瓷窯相關的諺語,并就它們的歷史沿革、生產生活價值、審美特色作了詳細說明,充分滿足了人們對中國古代先進的手工技藝的好奇心。河北是地方戲曲、曲藝大省,過去很多劇種、小戲都是口傳心授,要害之處往往被藝人以諺語的形式精煉總結,而觀眾的鑒賞和評價也常用諺語來表達。這些短小精悍的語言形式在過去很多曲藝志書中未必記載,但對我們了解傳統曲藝的表演與接受有很大幫助。《諺語·河北卷》在這方面也起到了拾遺和補充的作用。

  《諺語·河北卷》在已搜集的諺語中進一步精挑細選,總量控制在萬余條。這是因為本次《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的編纂工作還伴隨有數據庫建設和普及讀本撰寫的工作。因此,讀者在閱讀完此書之后,還可以調看未來所建設的數據庫,翻閱普及本,進一步了解河北諺語的情況。

  《河北諺語集成》在編輯的時候,聚集了武占坤、王占福、鄭一民、焦茂林等著名語言學者和民間文藝專家。這些出自河北大學的學者嚴謹勤勉,克服了許多困難,編出了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集成。而這次《諺語·河北卷》編委會編纂團隊的主體同樣來自河北大學,我們也希望他們的這部著作能夠像前輩那樣,同樣獲得讀者的認可和喜愛。

  劉文江(作者系蘭州大學文學院副教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諺語”組專家) 

謎語“高地”結碩果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謎語·河南卷(一)》述評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學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合影 

  謎語是一種廣為流傳的民間口頭文學樣式,具有豐富的趣味性和知識性,是人民群眾最為喜聞樂見、也最為便利的文學活動形式。它不僅可以啟迪民眾智慧、訓練人們的思維能力,也可以豐富人們日常生活、開闊人們的眼界。謎語本身包含的各種知識還是地域文化的承載、民眾集體記憶的表達,具有深刻的社會文化價值。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謎語·河南卷(一)》(以下簡稱《河南卷(一)》)作為謎語示范卷,其編纂出版是首次對河南民間謎語資源進行全方位的搜集、整理和呈現。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對民間文化遺產的搶救、保護和整理工作始終未間斷,對少數民族文學的研究和資料的整理,“三套集成”的搜集、整理、出版,中國民間文化遺產搶救、中國民族民間文化遺產保護和中國口頭文學遺產數字化等工程的開展實施,都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此次《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是響應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新時代中國民間文學保護與傳承工作的擴充、延伸、深化、升華,更是民間文學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理論探索和實踐行動。該工程將謎語單列成卷,做專門的整理和出版,填充了以往搜集整理工作的空白。

  在專家隊伍的指導下,謎語編撰中盡可能甄別遴選出符合中華人文精神的經典性謎語作品,可以最好地展示中國智慧、中國精神和中國價值。同時,《河南卷(一)》立足區域特色,充分挖掘能體現當地歷史、社會、人文和自然方面的謎語作品,彰顯民族民間文化的多樣性,凸顯全國各區域民族民間文化的深厚傳統與豐富樣式,表現當代民眾的日常生活審美旨趣與價值觀念。《河南卷(一)》體現出數量豐富、特色鮮明、體例完備的特點。

  謎語的搜集數量超出大家的想象,三個月中,共搜集三萬余首民間謎語,經過遴選,共選編四千余種謎底一萬七千余首謎語。對歌謠謎語與故事謎語的收錄,及對民國時期的謎語文獻的收入都擴大了謎語收集的范疇,保障了搜集的全面性,這是迄今為止中國謎語搜集史上最豐厚的文獻。由于搜集謎語數量較多,將本書分為三卷,第一卷為物謎的自然現象類到建筑類,目前已出版,即將出版的第二卷為物謎的日常生活用品類到事謎,第三卷為字謎、其他及附錄。

  河南民間謎語有鮮明的農耕文化特色,如以牛為謎底的謎語,分布于河南各地,包含將近三十個異文。此外,還有大量其他關于馬、驢子等農耕畜力和農具、農機及農作物的謎語,全方位、多角度地反映了農耕時代的物件和民眾生活內容。

  字謎的大量涌現糾正了搜集編纂者們頭腦當中的成見,原先以為字謎大量存在于文人謎語中,但在實際搜錄過程中,發現民間字謎蘊藏豐富,一方面說明民眾在文字方面的豐富想象,同時也反映出新中國成立以來民眾識字能力的提升和文化水平的提高。

  從體例上看,編委會靈活運用編輯體例,內容分類和音序排列相結合,便于編排和查檢。謎語分類科學細致,類別層級清晰。謎語信息完整,對不同地區采集的異文都有收錄,附錄了采錄地區信息。《河南卷(一)》不僅繪出了河南謎語分布圖,讓人對其謎語整體情況一目了然,還附上五十余幅照片,全面展示與謎語相關的文化景觀、文化活動、民俗文物、謎語傳承人、謎語書刊以及謎語搜集整理活動中的剪影。很多都是第一次披露,這些資料難得、珍貴。

  民間謎語搜集、整理和編撰的過程也是宣傳、教育和提升的過程,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過程。通過搜集整理,提升人們的文化自豪感和自信心,也提高了全社會對民間謎語的認識。在歷史上僅僅保留在口頭文學樣式的民間文學通過整理出版階段性、專題性或地方性成果,成為一種可視的、可永久保存的形式,拯救了民間文化遺產。作為謎語卷的示范卷之一,《河南卷(一)》率先出版,正是體現了從歷史到近代、當代謎語的傳承與發展。編寫組認真貫徹《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編纂總方針和謎語卷編輯體例,在全省范圍內進行了謎語的搜集工作和編輯整理工作。在此過程中,《河南卷(一)》編委會付出了艱辛的勞動,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此外,還充分利用河南民間文學“三套集成”材料,全面搜集民國以來河南謎語書籍以及其他民間文藝書刊刊載的謎語“為我所用”,保障了謎語收集的全面性。

  2018年謎語專家組將河南卷、河北卷、湖北卷作為三個省級示范卷,推進《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謎語卷》的編輯出版工作。河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利用原有的工作基礎,積極動員,先后開會十余次,充分發動省內各級民協會員、文聯組織和燈謎協會骨干參與到此項工作中,并積極發揮謎語傳承人的作用。他們跑得出去,深入農戶調查、搜集、采錄第一手資料,又坐得下來,在書齋靜下心來進行歸納分類、整理研究。用三個月的時間出色地完成了人員動員、組織建設、謎語征集和書稿整理匯編等任務。

  河南民協在接到任務后,迅速成立省級和縣級謎語工作群,以最快的速度布置任務、開始工作,通過微信的方式搜集了大量的謎語。還有部分地方充分調動中學師生,利用假期收集謎語,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另外,謎語廣泛流傳于河南民間,但也有部分民間謎語家掌握大量謎語。這是地方謎語的寶庫,不容忽視。在搜集整理中,對民間謎語家重點關注,在全面搜集過程中,階段性地為其出版謎語書籍。這些為《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的出版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對全省謎語搜集整理的同時,開展一系列以謎語為主題的社會宣傳活動。如2018年的河南省第32屆謎會暨項城市“民間謎語杯”大賽的舉辦,對“河南省民間謎語之鄉”“河南省民間謎語藝術家”的命名都極大地調動了大家對謎語活動的積極性,促進全社會共同參與謎語的發掘、傳播和保護,推動民間謎語知識的普及與傳播,掀起全社會熱愛、傳承優秀民間文學的熱潮。

  總之,《河南卷(一)》的成書出版達到甚至超過了原先的預期,真正為《中國民間文學大系·謎語卷》的撰寫起到了示范作用,它的搜集、編纂和出版模式適用于其他省份的謎語卷編纂工作的指導和借鑒,是民間文學大系地方示范卷有益的探索。

  高忠嚴(作者系山西師范大學文學院講師、《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謎語”組專家) 

由生活語境采錄俗語

——評《中國民間文學大系·俗語·江蘇卷(一)》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俗語·江蘇卷(一)》(下文簡稱《江蘇卷》)堪稱比較成功的俗語編纂示范之作。這部百萬字的俗語集嚴格遵循了近年來前沿學術理念和科學規范,以大量鮮活精粹的民間口語反映了饒有趣味的民俗生活,具有濃郁的地方風情,是俗語搜集調查史上一部具有標志性意義的重要成果。

  “俗語”一詞原本概念寬泛,可以指稱一切民間口頭語匯。《中國民間文學大系》(下文簡稱《大系》)的“俗語”特指凝固性較強并有較完整意思的民間口頭語句,包括歇后語、俗短語、繞口令、口彩語、其它類。“其它類”又包含咒語、隱語、委婉語、酒令、口訣等。這樣,大系的俗語卷所包含的語匯種類還是較多的。江蘇省承接的任務本來是一卷,但最后完成了兩卷的規模,就分作兩卷出版。在已完成的兩卷中,俗短語異軍突起,數量最多,竟占了兩卷的60%篇幅,先出版的第一卷就只收俗短語。所謂俗短語,指民眾口頭上慣用的一種有特定含義的較定型的短語,字數在五個字以上(含五個字),長于四字成語,一般又短于諺語,而意思上大都是形容性的,不像諺語那樣能表達很完整的道理或思想,如“黃花菜都涼了”“磨道里找驢蹄子印”“把錢看得有磨盤大”“白天閑得滿村逛,夜里摸黑補褲襠”。這樣的短語在口語中是很多的,只不過以前學界不大注意它。《大系》將之設為單獨一類,《江蘇卷》又予以重點收集,這種設置本身就是一種創新,從此將會引發學界對俗短語的格外關注。

  《江蘇卷》書寫出了“語境中的俗語”,具有顯著的學術創新性。“語境中的民俗”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民俗學前沿的學術取向。雖然語言民俗學沿此方向已有成功的理論探索,但俗語及諺語等民間語言的搜集整理卻仍罕見寫出語境的俗語集。這一方面是由于人們習慣了將俗語看作文字形式的語匯形式,很難將俗語看作民眾在特定語境中的口頭表達行為,這種理論視角和學術觀念的轉變較難做到;另一方面,要寫出語境必須做田野調查,從民眾的口頭講述搜集第一手資料,而習慣了從文學作品中搜集語匯和從辭書中尋求釋義的學者未能適時轉變自己的研究方法,甚至以前大部分從田野中搜集資料的學者也只是記錄了俗語形式,而丟棄了語境信息。這造成絕大多數民間語言集子包括《中國諺語集成》都是干巴巴的幾個字短語的匯編,沒有相關民俗生活的解釋,也沒有講述者、采錄時間及地點的相關要素標注,這使得大量“意在言外”俗語的文化內涵不能為讀者理解,也使得這樣的俗語集成為不完善甚至不可靠的研究資料。

  《江蘇卷》所收錄的俗語絕大多數都是編委會通過田野調查搜集來的第一手資料,是江蘇省現代流傳的口頭俗語。這些俗語大都是以往文獻所沒有收錄的。編委會通過當地省市民協的支持,組織了分布于全省范圍的相關專家按科學規范廣泛搜集俗語,也收錄了已出版同類著作的少量俗語,再匯總起來統一編纂,這種工作方式值得借鑒。

  《江蘇卷》的俗語釋義注重民俗生活內容,具有當地人的講述風格。這些釋義或者來自采錄者對當地民眾的訪談,或者是非常熟悉當地俗語和民俗的編纂者的“本土化”解釋。有些字面上好懂的俗語簡要說明,而一些富于地方特色或包含今人不了解的傳統文化信息的俗語則用地方知識、民俗生活、傳統記憶加以詳細解釋,也有一些俗語主要用民間故事、地方傳說來解釋。閱讀著這些釋義,感覺就像來到江蘇的鄉村,面對村中老者,聽他們用方言土語講述本地俗語典故。這種釋義本身就是一種民俗講述作品或者民間文學。相對于一般詞典的規范化釋義方式,這種釋義表面上顯得有些隨意甚至是信口開河,但正是這種老百姓講述風格的釋義才能道出俗語的民俗生活底蘊或在當地的真正含義,看似隨意實則有章可循。如果根據詞典來“準確”解釋其詞語,根據字面意思來釋義,反而是不符合當地實情的瞎解釋了。比如對“妯倆坐月,一家一回”的釋義:

  從前,人們是不興分家生活的,祖孫幾代、兄弟叔侄,不管多少人口,一大家都生活在一起,一灶頭吃飯。如果偶爾有分家生活的話,那就是家道敗落之意了。大家庭人多,矛盾紛爭肯定難免。特別是婆媳、姑嫂、妯娌之間,更是紛爭不斷。例如,妯娌之間,有一人坐月子(生小孩),家務就不做了,吃也要吃好的了。這時候,其他妯娌就會容不得、有意見。長輩見此情景,就會來勸說,等到你坐月子時,也是一樣的,不做事、吃好的,妯娌坐月子,一家一回。后來,經口耳相傳,這句俗語常被人們用來比喻“機遇均等”“一視同仁”之意了。(講述者:封作昌,男,70歲,大學學歷,江蘇省連云港市灌南縣張店鎮人,灌南縣高級中學退休教師。采集者:楊曉陽。采集時間:2018年11月22日。采集地點:連云港市灌南縣新安鎮。)

  這是用傳統社會大家庭的日常生活情境來解釋俗語的意義。再如“挑到籃里就是菜”,其真實意思是“不管品種是否對路,也不論質量好壞,只要拿到東西就可以了”。而該俗語的形成緣由和使用語境則用清末蘇州市郊窮書生、女傭和地主之間發生的故事來解釋。“公要餛飩婆要面”的釋義,開頭就說:“從前,村上有位姑娘,品貌端正,聰明伶俐,心靈手巧,做起活來干凈利落,而且,不管什么難活,她總是一看就會,一做就好,大家就叫她‘巧姐’。這年,巧姐出嫁了……”先用巧媳婦的故事說明該俗語的字面意思和來源,最后說明該俗語“本意是用來贊揚巧媳婦能干的,后來引申開,使用范圍拓寬,表示凡做一件事,出主意的人多,做的人少,各人的意見又不統一,使做的人無所適從。”

  除了來自已發表文獻的少量俗語,《江蘇卷》的絕大多數俗語都注明了講述者、采錄者及相應的時間、地點等信息,這使得該卷俗語的來源清晰可靠,具有較高的科學資料價值,符合《大系》對收錄作品的要求。這種標明相關信息要素的做法是以前的俗語集所缺乏的。

  黃 濤(作者系溫州大學教授、《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俗語”組副組長) 

當代民間文學理論的系統梳理和整體檢視

——評《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理論(2000-2018)·第一卷(總論)》

  如果以1918年的歌謠運動為起點,中國民間文學研究已經走過百年歷程,其中的理論研究也堪稱百年光景百年新。自新世紀以來,民間文學理論已經日漸臻于學術上的理智之年,因而亟須系統梳理和整體檢視。當此之時,《中國民間文學大系·理論(2000-2018)·第一卷(總論)》(以下簡稱《理論卷》)應運而生,恰好在一定程度上適合這樣的學術需求。

  我對《理論卷》的編纂工作有一個簡單的愿景,即以理論的方式來編理論,不能僅僅把以往發表過的相關文獻加以單純的年代排列和簡單歸類,而是最好能夠再現理論本身走過的精神軌跡,在一定意義上反思并重構理論發展的邏輯軌轍。這就需要編選者一方面具備理論上的甄選眼光和判斷力,另一方面體現實事求是的學術公心,使入選的文章既有廣泛的包容性和涵蓋面,又有理論上的標志性和代表性。

  如今,《理論卷》的編選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我的期待。該卷并沒有簡單地按年代排序,而是從理論理念和價值關懷上對近二十年來中國民間文學理論的重要成果做了重新分類和總體反思。《理論卷》專門收錄對民間文學進行整體定位和定性、為民間文學研究提供價值理念、核心概念和視角、視野、維度等方法論的總論性文章。該卷主要包括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綜論”,主要探討新世紀以來民間文學的社會背景和發展條件,分為“時代與國情”“學科史啟示”“‘非遺’語境”三組論文;第二部分是“基本理念:對象與學科”,包括“對象界定:主體、事象與日常生活”“特性與價值”“學科定位”三組文章,主要呈現對民間文學研究對象及其特征以及學科本身的新認識;第三部分是“理論范式”,主要包括“范式意識”“顧頡剛范例”“文本研究”“表演理論”“口頭程式理論”以及“實踐民俗學”六組論文,集中展示新世紀以來中國民間文學理論研究的熱點問題和前沿話題;第四部分是“傳承發展”,主要探討在新的社會歷史條件下民間文學的保護、傳承和發展問題,包括“遺產保護”“轉化利用”以及“多媒體與網絡時代”三組文章。

  這樣的布局安排顯然也是對這個時段民間文學理論的解構和重構。它一方面體現了編選者對時代脈絡的理論把握,另一方面也表現出兼容并包的理論慧心。編選者以學術思想含量和理論含金量為取舍標準,力求體現科學性、全面性和代表性,因而也收錄了一部分具有理論意識卻不一定具有很強理論性的文章;為了使《理論卷》的框架更具整體性和完整性,編選者在以民間文學理論文章為主打的前提下,也適當兼顧了一些與民間文學密不可分的民俗學理論文章。由此就使《理論卷》成為對新世紀以來中國民間文學最新理論研究成果的第一次重點呈現、系統梳理和整體檢視,并且使它基本上涵蓋了當代民間文學理論發展的多個面向和重要問題,很好地體現了《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堅持廣泛性和代表性相結合”“堅持優秀傳統文化的標準、萃取經典、服務當代”的編選原則和價值理念。一卷在手,新世紀中國民間文學理論研究的發展脈絡和整體走向就如握掌中,可謂“舊文醉心如美酒,新篇清目勝真茶”。《理論卷》直觀地向我們表明,中國民間文學研究在近二十年以來已經甩掉理論落后的帽子,無論在質量上還是在數量上都具備了不容小覷的理論體量,也再次有力地印證了恩格斯的先見之明:“對一切理論思維盡可以表示那么多的輕視,可是沒有理論思維,的確無法使自然界中的兩件事實聯系起來,或者無法洞察二者之間的既有的聯系。在這里,問題只在于思維得正確或不正確,而輕視理論顯然是自然主義地進行思維、因而是錯誤地進行思維的最可靠的道路。但是,根據一個自古就為人們所熟知的辯證法規律,錯誤的思維貫徹到底,必然走向原出發點的反面。所以,經驗主義者蔑視辯證法便受到懲罰:連某些最清醒的經驗主義者也陷入最荒唐的迷信中,陷入現代唯靈論中去了。”

  當然,由于篇幅所限等原因,《理論卷》也難免有遺珠之憾。比如,有關民間文學法律保護問題的研究,是非遺時代以來對“民”的個體權利做出的前所未有的理論論證,盡管篇目不多,但無論是否主張保護,這方面的研究都是當代民間文學理論的新拓展和新進步,可惜《理論卷》未見涉及。另外,還有一些重要的理論問題,比如:不同民間文學理論范式之間是否具有以及如何具有內在的統一性?理論分類的布局安排如何體現這種內在的統一性并且如何在邏輯上從弱關聯變為強關聯?盡管《理論卷》已經在謀篇布局、篇目取舍和“序言”“概述”等方面體現了編選者的慧眼獨具,但在今后各卷的《導言》、編選原則和理念中,還需要對這些理論難題做進一步的思考,并把這種思考更加明確地落實到各個編選環節中去,從而更好地體現《理論卷》的理論價值。

  戶曉輝(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民間文學理論”組副組長)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
红黑梅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