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陳煙橋:與中華民族共同著生命

時間:2020年01月1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 煒
0

陳煙橋(1912-1970)

解放上海 陳煙橋

  陳煙橋,一個客家的后裔,與生俱來有一種開闊的視野,與生俱來有一種敏感的氣質。

  1912年生于廣東東莞觀瀾鰲湖村的陳煙橋幼年受過良好的教育,從小喜愛繪畫。1931年進入廣州中華藝專西畫科,1932年在上海新華藝專就學,在校期間他加入了左翼美聯。1933年和陳鐵耕、何白濤組織了野穗社,后與魯迅通信來往,受其影響立志投身新興木刻運動,從此踏上了革命美術之路,“與中華民族共同著生命,悲現實之悲,喜現實之喜”。

  1936年10月8日,在上海八仙橋青年會九樓“中華全國木刻第二回流動展覽”會場上,魯迅與幾位木刻青年促膝暢談。坐在魯迅對面側耳聆聽的青年就是陳煙橋,時年24歲,11天后,10月19日,當他聽到魯迅去世的消息后,立即趕到魯迅寓所,含淚畫下了魯迅的遺容,他與新波、野夫等人組成了一個小組,負責守護靈堂和維持送葬秩序的工作。隨后他又撰寫了《魯迅與版畫》的悼念文章,表達了對魯迅深深的懷念之情。陳煙橋對魯迅深厚的感情傾注在他一生的版畫創作之中。

  他一生以魯迅為題材的作品有20余幅,在1937年一年之內他就創作出《魯迅提倡木刻》《魯迅與青年運動》《光明的指導》和《魯迅與高爾基》等一批優秀木刻作品。1947年后,陳煙橋又創作出一系列有關魯迅的作品,《播種》《打落水狗》《善射》《跳出高墻》《阻撓》《一個巨人之死》《向新的山崩海嘯般的大波浪沖進去》《向著既定的目標前行》《民主自由的新中國》等作品充滿著革命的激情和浪漫主義情懷,以獨特的藝術視角和豐富的想象力去塑造魯迅這個文學巨匠,具有文學的抒情性。他把魯迅刻成一個樸實的農民在田里《播種》,又將魯迅刻成一個《善射》的武士,在《阻撓》《一個巨人之死》的畫面上采用象征寓意的手法,把魯迅的形象塑造成崎嶇路上的領路人,一座山峰之巔的雕像——陳煙橋與魯迅心靈息息相通,他已化為魯迅的血液,他將魯迅與中國人民追求自由解放的命運緊密相連。

  陳煙橋是中國新興木刻運動中一位勇猛的闖將!1936年他創作了《一二八回憶》組畫,1938年又為國際友人愛潑斯坦的《人民戰爭》一書作了六幅精美的插圖,該書在英國倫敦出版。1939年創作出《進城》《難民》《螢火》《歡迎》等作品。他的藝術才華不僅表現在木刻創作上,同時還表現在他的漫畫創作上,在中國新興版畫這個群體中,我發現他們都具有多重的身份,既是木刻家又是漫畫家,尤其是在抗戰時期木刻家與漫畫家親如兄弟,并肩戰斗。1939年陳煙橋在香港與漫畫家葉淺予、張光宇、丁聰等人舉辦了“現代中國漫畫展”,創作了《男兒立志把仇報》《不許侵入華北》《現代神話》《有恃無恐》等十余幅漫畫作品。宋慶齡親臨漫畫展并與陳煙橋、丁聰合影留念。

  皖南事變發生后,1941年1月17日周恩來在《新華日報》親筆題寫悼文:“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為江南死難者致哀。”陳煙橋連夜將題詞刻成木刻直接上機印刷。當我們今天看到1941年1月18日《新華日報》上的題詞,那發黃的報紙上迎面撲來的氣息,將重新喚起我們對歷史的記憶——那個激情燃燒的抗戰烽火歲月。1947年陳煙橋因在地下黨刊物《文萃》工作而被捕入獄,后經宋慶齡及社會賢達多方營救才得以釋放,出獄后他以更加旺盛的精力投入戰斗,創作出《帶棘冠的作家》《追》《報復》等一批作品。《帶棘冠的作家》這幅肖像自刻像,刻畫出了作者對黑暗勢力的強烈憤懣!在人物肖像木刻中我認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經典之作。

  新中國成立初期,陳煙橋身負重任,忙于行政事務,沒有時間進行創作,直到1954年之后才進入了又一個最佳的創作狀態,創作出《魯迅和他的戰友》《解放上海》《建設中的佛子嶺》等作品,同時又創作出《剝玉米》《歸途》《多山之歌》《巴馬春耕》《民族舞》等一批反映少數民族新生活的套色版畫。他在版畫民族化的轉型中做出了自己可喜的探索,他對藝術創作嚴肅認真一絲不茍,對畫稿進行反復修改,他的作品往往一畫多幅,《剝玉米》《巴馬春耕》《佛子嶺水庫》都有兩幅,這種對藝術創作精益求精的精神和嚴謹認真的態度還表達了作者對藝術的敬畏和無比的執著。

  陳煙橋作為新興版畫運動的杰出代表,不僅僅是一位版畫創作者,而且還是一位版畫評論家,除了早期的《魯迅與木刻》《藝術與社會》,后來還有《上海美術運動》《美術創作諸問題》等著作及評論文章,其中《魯迅與木刻》是新中國成立前20世紀40年代出版的第一部論述新興木刻運動的專著,1956年由羅果夫譯成俄文在莫斯科出版。20世紀60年代陳煙橋還介入了“雅與俗”的爭論,遭到不公正的批判,正如力群撰文所言:“煙橋同志不幸在藝術的雅俗問題上遭到了不應有的批判,煙橋主張提高作者作品的藝術質量,以逐步提高群眾的欣賞水平,認為不要用一些盡管已經流傳開來,然而藝術性并不高的形式和手法去迎合去媚俗。這本來是無可非議的,卻遭到了歷時一年之久的討伐,作為政治問題而論罪。”陳煙橋是一位開拓新興木刻運動的先驅者,但他卻以僅僅58歲的年齡過早地離開了我們,這是中國新興版畫事業的一大損失。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
红黑梅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