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踏花歸來馬蹄香 ——觀農恒云書法

時間:2020年01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潘繼坦
0


李明巒詩 農恒云

  廣西書法家農恒云是我的鄉鄰,我倆同為壯族人,農恒云是大新人,與我的出生地天等縣相隔僅40公里許。農恒云書法出道很早,20多歲就入選中國書協主辦的首屆中國書壇新人新作展,全國第五、第六屆書法篆刻展覽,92’懷素書藝研討會暨草行書作品展等重要展覽,而立之年已成為廣西最年輕的中國書協會員,后來又榮獲廣西首屆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家和廣西自治區政府頒發的最高文藝獎“銅鼓獎”。

  農恒云在南寧求學時,正值改革開放初期。其時,全國文藝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一派欣欣向榮的盛景。南寧市青年書法家李雁獲得國際書法比賽一等獎,沈鵬先生曾專門為其書法作品集作序,傳為美談,促進了廣西書法教育的繁榮。南寧書法夜校一度成為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的書法課堂。在那里,農恒云認識了陳政、朱敬華、鐘錦榮等廣西書壇名家,并且得到他們的悉心指導,受益匪淺。陳政是一生鉆研“二爨”的書法大家,鐘錦榮則于《書譜》別有受益,人稱“草書先生”。這“二爨”與《書譜》相師、相資為用,深厚、俊逸兼而得之。農恒云深知“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他徜徉在古拙和流麗的意蘊里,通過自己的勤學苦練和悟性,將早期的審美追求化育成一幅幅翰墨淋漓的書法佳作,在當時國內多個重要的書法展覽中頻頻亮相,特別是其草書作品,常常引人駐足品評。

  一般人寫草書,容易流于浮滑、尖刻,喜于纏繞,貌似筆飛墨舞實則毫無生氣。漢隸的用筆因遲澀凝重,故筆筆能留得住,可以避免草率、輕滑、含糊的毛病,可是這種書體筆畫中間的實感和澀行之妙卻容易被忽視。農恒云的書法具有濃郁的文人氣息,卻沒有絲毫纖弱浮怯的毛病,這與他善于化碑入帖的筆法相關。農恒云深諳清初書法名家包世臣所倡導的用筆的“中實”之道,鐘情于《散氏盤》《鐘鼎文》《張遷碑》《開通褒斜道》《石門頌》等篆隸書經典。清人笪重光語:“人知直畫之力勁,而不知游絲之力更堅利多鋒。”游絲最見功力,亦最見才情,將心靈律動赤裸裸流瀉在紙上,其要妙之處就在于筆實。農恒云成功地把漢隸筆法的精妙之處融入到草書創作之中,用古人作書的疾澀之道巧妙地化用為“澀”與“留”的和諧統一,使其草書避免了纖弱浮怯的流弊。

  我們從農恒云不同書體的幾幅作品中,可以一葉知秋地品讀到他書法的妙處。早期代表作《龍門石梁聯》隱透著農恒云深厚的篆隸筆法基礎,其直接取法漢碑《石門頌》,結字開合嚴謹,用筆方圓結合,線條凝重干練又不乏藝術的靈動追求,作品格調顯得貌豐骨勁。《李少鶴詩》《李明巒詩》《東浦荷香》則是農恒云近年為其“翰墨時音”書法個展創作的幾幅作品。大草作品《李少鶴詩》直取盛唐草書氣象,特別是《張旭古詩四帖》之韻,筆法大開大合、大收大放,結字變化豐富,墨法酣暢淋漓,枯濕濃淡盡顯其致,形成氣勢奔放跌宕的藝術效果,同時表現出他具有深厚的筆墨技巧和強烈個性表現的創作意識,符合當代書法語言的審美理想。扇面《李明巒詩》可謂韻法皆俱,此作品以行為主,參以正、草筆法,求其變化,在行筆中又講究上下呼應、左右揖讓,顯得字字圓秀,魏晉格調、韻味自然流露,可以看出作者在“二王”傳統筆法中浸染時日已久。行楷作品《東浦荷香》則峰回路轉,一反農恒云多以行草示人之常態,一看便知在顏體的基調上,藏鋒用筆,結字平直寬博,嚴謹持重又不失靈動之氣韻,作品雖字字獨立但筆墨語言仍很豐富,大小穿插,前后照應,以篆隸筆意入行楷。農恒云在書寫過程中始終秉承著不激不厲的風規,對經典筆法心懷敬畏,一位真正的書家的筆力、心力、學力等綜合素養畢現紙上。

  2018年暮秋,農恒云帶著他學書40余年的成果,曾北上山東高密、青州舉辦“翰墨時音”個人書法展覽。300年前,高密詩派著名詩人李憲喬不遠萬里出仕廣西崇左、柳州、桂林等地,以詩會友,以詩傳道,對兩地的文化交流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農恒云的書法展覽續寫了南北兩地文化交流的新篇章。中國書協理事、山東書協常務副主席孟鴻聲贊嘆:“當年王羲之南渡,書風大變,而今農恒云的北上,則給紅高粱的土地吹來一股南來的壯民族文化的清新雋永之風。農恒云的作品散發出一種內在的脫俗氣質與高雅韻味,點畫干凈,起訖分明,鋒芒內藏,墨色溫潤,富于書卷氣。”著名文化學者羅楊為農恒云個展親書題記為“翰墨時音”,他從農恒云的書法作品中讀到了“富有詩意的情懷”,言其不在人事物的圈子里徘徊,眼睛盯的不是名利的世界,而是在天、地、人的藝術大境界里遨游。

  縱觀農恒云的這些書法作品,有三大特點。其一是根植傳統,受廣西自然環境、人文環境、生活環境的影響,受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的熏陶,形成了自己的清秀儒雅書風,與山東齊魯地域書風有著明顯的差異,故能引起當代書壇的關注。其二是包容性很強,他的書法呈現出守正與創新的和諧統一,碑帖結合,線條具有獨特的質感,已經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其三是作品的書寫內容非常精彩,跟我以往印象中他的書法面貌大相徑庭,作品的文化內涵更加豐富,書寫的內容大多出自高密詩派詩人詠山東和廣西兩地的詩文,也有他的家鄉大新縣土司流官的詩文。書家與書作、內容到形式有機結合,從而相得益彰。

  改革開放以來,廣西書壇從“廣西現象”的出現,到“八桂書風”的形成,正在慢慢改變著廣西書法在國內處于相對劣勢的局面。一個地區歷史文化的形成和發展絕不是孤立、封閉的,它必須與周邊及外來文化不斷地接觸、融合,必須有一種宏闊的包容與開放的情懷,碰撞和吸納外來的精英文化,才能不斷發展壯大。所以我們應該勇敢地走出去,通過辦展、交流、研討等途徑,突破獨守一隅的自守狀態。借鑒傳統文化的不同地域風格、流派,并加以陶冶,對于探討廣西地域性的書法藝術,探索不同于其他地域的書法風格,進一步提升“八桂書風”的文化價值具有積極的時代意義。從這個角度看,農恒云勇于走出廣西舉辦個展意義深遠,值得大家借鑒。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
红黑梅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