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公共文化·公益

《平原上的夏洛克》: “土嗨”表皮下的現實與詩意

時間:2020年01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齊偉
0


電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劇照

  “都市”霸屏的時代,“鄉村”如何走上電影?影片《平原上的夏洛克》似乎給出了答案。喜劇、懸疑兩種經典類型元素“遭遇”鄉村,“平原”與“夏洛克”錯位混搭都讓這部影片看起來有那么一絲絲不同尋常。該片由青年創作者徐磊編劇、導演,并在第13屆FIRST青年電影展上獲最佳電影文本獎。影片的故事靈感來源于導演徐磊老家河北衡水的一個真實事件,華北平原上夏洛克與華生的兩位化身——超英與占義為了“仁義”穿梭于農村與城市之間,只為幫助遭遇車禍的好友樹河找到逃逸的肇事司機。該片以小人物為底色,透過兩位“土嗨”偵探破案的表皮,隱藏著“仁義”與“人情”的現實和詩意。

  作為一部兼具偵探、喜劇、公路等類型元素的鄉村電影,《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部反類型的類型片。導演徐磊“搬爹上陣”,全部采用農村素人,將農民與偵探二者身份巧妙融合,為我們上演了一出帶有“土嗨”情懷的荒誕喜劇。所謂的“土”在電影中貫穿始終,當然此處的“土”是帶有喜劇性與褒義性的。從電影片頭黑幕中的“拖拉機”聲音中“土味”就開始出現,電影第一個鏡頭是一頭即將被運走的牛,而影片的第一次人物對話也是始于一口“土味”的河北方言。不論是“赤膀干杯”的三位大叔,還是瓜田綠地的神秘村莊,導演徐磊都在用他冷靜克制的鏡頭去完成對鄉村“土味”的表達,也正是這種土味的表達為影片的真實質感涂上了厚重的底色。而所謂的“嗨”無非就是超英、占義二人荒誕式破案中所帶來的黑色幽默性,尤其是占義這一人物饒有趣味,如果把超英叫做“悶油瓶”,那占義就可以稱之為“鬼機靈”。整部電影當中的“嗨”趣味都集中在這位身材瘦小、長相似諧星的“大爺”身上。不論是他被當做破案分析師,還是假扮外賣小哥混入高級住宅被抓的情景,抑或是兩人混入高考宣誓學生堆的橋段,都為這段小人物的破案之旅附上了黑色的幽默趣味。更讓人捧腹大笑的是占義用“口水焗油”的一段戲謔性場景,成為這部鄉村電影草莽質感中的精華。

  正如我們所知道的,這部電影來自于河北衡水的真實事件,在這些“土嗨”趣味的表皮之下更多夾帶著導演對現實的洞察。可以說,其中很多橋段正是對當代農村社會現狀的剖析,比如翻蓋新房、靠人情辦事、找神婆問事等等。徐磊在受訪以及路演活動中多次表示,長期“北漂”的他對于父輩們每天忙不完的人情事兒感到不解,他認為這些人情往來充實了農民們的生活。當時正逢自家親戚出事,讓徐磊對農村現實的“人情味”產生了新的認知,就是說在“人情味”的背后其實也滲透著一種現實的溫情。而影片的這種“人情味”又與超英、占義二人的“仁義”緊綁在一起。

  的確,在當下社會很多人都會發出像買馬者說的“仁義值幾個錢”的聲音,但他殊不知正是“仁義”才使得超英等人立足于這個小村,也正因這份仁義情懷才會有更多的人來幫助超英翻蓋新房。對于一貫仁義的超英而言,好友樹河是因為給自己幫忙而遭遇的車禍,因此他情愿放棄翻蓋新房,用自己賣牛換來的17萬元為樹河墊付醫藥費,正是他的仁義情懷使得他真正成為了該片中夏洛克式的“超級英雄”。盡管殘酷的破案現實令我們看到絲絲荒誕,更令這一無權無勢的普通人感到絲絲無奈,但他仍能夠踐行其骨子里的仁義道德,不論是面對城市環境管理條例,抑或是“不義之財”的誘惑。此外,該片在對農村人情社會的剖析與仁義情懷的現實表達之后,還折射了創作者對城鄉差異現狀的思考。穿梭于農村與城市的二人,感受到了農村的“自由”與城市的“束縛”,回到農村可以赤膀來一杯小酒、一碟花生米;而到了城市需要履行城市環境的管理條例,不能隨意進出高級住宅小區。年輕人流向都市而獨守空巢的大叔留于日益凋敝的村莊,如此的城鄉空間對比映射出當下中國城鄉發展不平衡的現狀。可以說,徐磊具有對現實敏銳的捕捉力,這部處女作能夠在喜劇的外殼之下折射出導演對人情、對仁義、對諸多社會現狀的洞察與沉思。

  除卻這些令人深思的現實內核外,徐磊更是在為這種“土嗨”式喜劇埋下了些許詩意且浪漫的軟內核。《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部地道的鄉村電影,同時也是一部荒誕式喜劇。該片在對小人物的書寫中既流露出了小人物追求“美好生活”的詩意瞬間,同時也蘊藉了創作者內心的詩意情調。影片中有多處詩意的象征令人印象至深。例如,向日葵花路中蹲臥著的占義、樹河在蘇醒前做的“瓜田之夢”、超英頭戴草帽在月下策馬、超英家“屋頂上養金魚”,以及尾聲處三兄弟相互攙扶著走向灑滿陽光并象征希望的瓜田之野。尤其是影片中超英在屋頂的遮雨布上養金魚,可謂是該片經典的詩意性橋段,他未能完成妻子生前關于“美好生活”的夙愿而選擇在茍且中發現生活的小美好,盡管喜劇中滲透著絲絲悲傷,但此種向陽的生活態度又何嘗不是對銀幕前觀眾的點醒。正如電影海報所見,即使生活不易,三輪車上的三兄弟仍在向日葵花路中奔著希望駛去。

  《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部有個性的電影。這種個性與鄉村的題材有關,也與荒誕喜劇、懸疑與鄉村的雜糅有關。當然,更重要的是它以兩位“土嗨”式偵探的視角去窺探了中國農村諸多的現實問題,在對現實洞察的同時對影片進行了跨越現實的詩意性處理,用自然的美好景致來熨平三兄弟的內心,用田園式的詩意鏡頭帶領觀眾走進了風吹麥浪的神秘村莊。

  (作者系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副教授)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
红黑梅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