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講述鑒真與日本文化交流的不解之緣

時間:2020年01月2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金懿諾
0

唐招提寺鑒真文物與東山魁夷隔扇畫首次在中國展出

講述鑒真與日本文化交流的不解之緣

濤聲(隔扇畫)  東山魁夷

  唐招提寺位于日本奈良市,原是一座親王舊宅,由東渡日本弘揚佛法的唐代高僧鑒真和尚(688—763)親手興建,是日本佛教律宗的總本寺院,這座具有中國盛唐風格的建筑物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即日起至2020年2月16日,“滄海之虹:唐招提寺鑒真文物與東山魁夷隔扇畫展”在上海博物館舉行。此次展覽的舉辦正值唐招提寺全面修整之際,展覽首次向中國觀眾展示唐招提寺珍藏的5組與鑒真生平活動有關的文物,以及日本著名畫家東山魁夷(1908—1999)為寺中御影堂繪制的68面隔扇畫,從而勾勒出鑒真與日本文化交流的不解之緣。其中,御影堂平日供奉著鑒真坐禪像,僅每年6月的5日、 6日、 7日向日本公眾開放,因此普通觀眾能真正看到這68幅東山魁夷隔扇畫的機會并不多。

  本次展覽由上海博物館與律宗總本山唐招提寺、東山魁夷紀念一般財團法人和日本經濟新聞社聯合主辦,奈良國立博物館提供學術協助。

  為了佛法遠渡日本

  日本的遣唐使制度從初唐直至唐末,前后跨越200多年。除了官方代表外,每次都會有大量的留學生和留學僧隨行,后者主要致力于文化的研習和歸國推廣。公元733年,日本僧人普照和榮睿隨著第九次遣唐使團來到中國,先后在洛陽和長安學習佛法, 10年后終得機會在揚州大明寺聽到鑒真大師講經,十分感動,立刻提出東渡的懇請。

  鑒真當時55歲,已經是名聲廣播的高僧。他很清楚東渡日本需要經歷數月的海上航程,可謂生死未卜,但為了一句“為了佛法,縱使海天遠隔,滄海浩淼,也不應戀惜身命,你們既然不去,那末,我去吧! ”的承諾,他先后歷經五次失敗,期間榮睿身故他鄉、隨行者散失或退卻、被捕及出逃等無數劫難,終于在天寶十二年(753年)踏上日本的國土。到達日本難波港(今大阪)時,距離最初的承諾已經有12年:鑒真已66歲高齡,且雙目失明。日本天皇賜給他的宅邸,他將之變成學習戒律的道場即唐招提寺。

  鑒真對唐代建筑、建造及造像工藝十分熟悉,佛教史籍中說他先后10年間曾營造寺院80余所,造像無數。除了為日本帶來盛唐的宗教、建筑和造像技藝,鑒真更將先進的醫藥、書法、繪畫等一并傳播到日本,對日本文化影響十分深遠。

  展覽展出的《東征傳繪卷》描繪了鑒真從出家到東渡日本建立唐招提寺的輝煌一生。作品繪于1298年(永仁六年,日本鐮倉時代) ,作品大部分故事情節根據日本奈良時代著名學者淡海三船編寫的《唐大和上東征傳》繪制, 1298年由唐招提寺的下屬寺院,地處鐮倉(今日本神奈川縣鐮倉市)的極樂寺僧人忍性負責規劃制作,進貢給唐招提寺。作品由鐮倉的畫工六郎兵衛蓮行繪制,書法大家藤原宣方等人分別書寫敘文。 《東征傳繪卷》當時共有12卷, 15世紀后期已經演變成5卷的形式。此次將展出兩卷,展期內將經歷一次換展,其中卷二展出時間為2019年12月17日至2020年1月12日,卷五展出時間為2020年1月14日至2月16日。

  隔扇畫里的故鄉

  走進展廳,仿佛就進入到了唐招提寺的御影堂內,說把御影堂“搬進”了上海博物館也不為過。上海博物館的設計師還非常貼心地抬高了隔扇畫的高度,使參觀者在觀展行走中的視線高度與真實在御影堂室內跪坐在榻榻米上欣賞隔扇畫的高度保持一致。

  隔扇畫是在日本室內隔斷空間的拉門或墻壁,通常以繪畫為題材,是日本傳統的一種室內建筑美術作品。東山魁夷是日本戰后非常知名的風景繪畫家和散文家。1970年底,他收到唐招提寺的邀約,請他創作御影堂的壁龕、拉門的隔扇畫。在此之前,他已經完成了東宮御所壁畫《日月四季圖》和皇居新宮殿壁畫《黎明潮涌》 ,但面對唐招提寺的邀約,他非常重視。從1971年起,東山魁夷為創作這些極富歷史意義的隔扇畫,研究鑒真的生平與唐招提寺歷史,遍訪日本的名山海景,歷經10年時間,這些創作堪稱是他個人創作生涯的里程碑作品。他于1975年5月完成了《山云》和《濤聲》 。

  當鑒真千辛萬苦終于踏上日本的國土時,他已經雙目失明了,所以東山魁夷認為鑒真首先應該是聽見大海的聲音,感受到的是海洋獨特的氣息。位于主殿正廳的《濤聲》是其中尺幅最大的,畫家用不同層次的群青,調配出大海或波濤洶涌或風平浪靜又或浪花拍打著礁石的樣子,讓人雖然置身于室內,卻仿佛感受到鑒真當年“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的勇氣。

  上世紀70年代末,東山魁夷在中國佛教界領袖、書法家趙樸初的幫助下到中國的山水之間尋找創作的靈感。1980年2月他完成了內間3幅作品的主題: 《揚州熏風》 《桂林月宵》和《黃山曉云》 ,最后在坐龕內部繪制成《瑞光》 。在唐招提寺御影堂安放鑒真和尚坐龕的正房,隔扇畫的主題便是《揚州熏風》 。揚州瘦西湖上氤氳的水氣,撲面而來的“楊柳風” ,仿佛是唐詩中描繪的“煙花三月下揚州”的景象,那是鑒真最熟悉的故鄉風景。畫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水墨作畫,他想用來自鑒真故鄉的水墨表現手法來畫中國山水,讓為了弘揚佛法而永遠留在日本的鑒真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故鄉揚州,以此紀念這位先賢。

  此外,展覽還展示了唐招提寺收藏的趙樸初書法作品兩幅,以紀念其在上世紀80年代積極促成唐招提寺鑒真和尚像回歸故里的善舉。

  此次展覽的展品的年代從8世紀到20世紀,橫跨1200年的歷程,見證了中日文化交流悠長的歷史,宛如一道道絢麗的彩虹遙凌滄海,開啟兩國間的友好航程。

  8世紀文物“唐招提寺”敕額,據寺院文獻記載此匾為唐招提寺初建之時孝謙天皇題寫的敕額,掛在講堂或者中門之上。此匾以行書書寫,字體纖細,略有王羲之的風格。當時匾額應該是上了顏色的,現已不存。這塊匾額最早掛在鑒真的講堂上。敕額中的“唐招提寺”四字為豎排雙鉤體,刻于木制匾額上。

  展出的金龜舍利塔(日本國寶)是為供奉鑒真帶去日本的舍利而鑄造的容器。舍利塔為銅鑄鎏金,塔頂屋檐等各部分均按照寶塔的建筑結構制造,塔身采用透雕工藝刻畫了藤蔓花紋(日本稱作“唐草紋”) ,透過花紋可以看到存放舍利的唐代琉璃瓶(展覽所示琉璃瓶為復制品) ,瓶中存放著鑒真帶去日本的舍利,從當時的3000多顆舍利已經剩下不到300顆了。此番是首度回到故鄉展出。

(編輯:邱茗)
會員服務
红黑梅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