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銳評

創作者要做生活的問路人

時間:2019年12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陳 明
0

  我長期從事現代戲創作,覺得最重要的還是生活積累,現代戲表現的是現代人的生活,是當下的生活。現在有個怪現象,一個工程還沒有完工就有戲劇作品表現,一座大橋還沒有合龍就有關于這座大橋的劇目,這是我對現在創作現代戲的困惑。

  對生活的發現,其實是老生常談,對于寫戲的人來說,你對于生活的發現,真不是你發現了什么好人好事,其實應該是發現了你感興趣的東西。舉個例子,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剛剛實施的時候,在農村有這種情況,人們突然沒有人管了覺得很奇怪、不習慣,生產力的事情沒人管,婆媳吵架也沒人管,在這個背景下我發現了一個小組長,他的偉大目標就是一定要當好這個官,這引起我的興趣,就有了后來的《雞毛蒜皮》這個戲。如果不是當時在生活中發現了改革開放初期在農村普遍存在的問題和這個人物,就沒有這個戲。

  發現了生活,還要有提煉生活的本領。作家王安憶曾經評價作家遲子建,她說遲子建這個人,什么事情在她眼前一過,她就知道是不是寫小說的料子,這種眼光實際上就是對生活很敏銳的提煉。在現代戲創作過程中,我們經常困惑的就是“命題作文”怎么寫,甚至生活中非常感人的故事一到舞臺上就不感人了。我覺得還是沒有提煉出真正能夠構成戲劇的元素。

  文藝工作者一定要融入生活,這是一個責任。這對于現代戲固然重要,就是傳統戲、新編歷史劇,依然是要有生活的,創作者沒有生活,寫戲怎么有當下感?現代作家里我非常佩服柳青,他在村里就把自己當成勞動者,沒有把自己當做作家,或者書記,他就泡在基層,把家安在那個地方,我覺得這就叫融入生活。我一直伴隨著一個村子,經歷了它怎么從貧困走向富裕,從蠻荒走向文明,他們把我當做朋友,我認為這就是融入生活。如果沒有融入生活的情懷,或者沒有把自己當作他們中的一員,對生活的感悟恐怕還是浮在表面。這就是很多現代戲缺乏真實感、親和感,始終覺得很薄的原因,我覺得寫透人的共同情感才叫深刻。一個作家要永遠把自己當做生活的問路人,你要往前趕路,就要問問老鄉們。

  (在第十六屆中國戲劇節·戲劇創作高峰論壇上,編劇陳明發表了如上觀點。本報記者怡夢整理)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红黑梅方赚钱 熊猫四川麻将血战到 刘伯温四肖选一2020年版 怎么进微信股票群 海南有番麻将技巧 正规的网络赚钱平台 权重股蓝筹股 贵阳捉鸡麻将二丁拐规则 2014中超 股票质押 南粤36选7好彩3预测 百盛期货配资 微乐鞍山麻将下载 欧冠视频 四川麻将技巧必胜绝 水井坊股票论坛 山西大唐麻将